bet8砥礪奮進的五年:中國“大山飯”越發吃香王玉琴

  “以前,哪曉得大山這麼值錢。”貴州省興義市下納灰村村民王玉琴扭頭望向身後的大山不由感歎,在外人眼裏這裏的山是天下奇觀,但對於生活在這裏的人來說,卻是世代貧窮落後的根本。

  作者 劉鵬 周燕玲

  下納灰村位於國傢地質公園萬峰林景區腹地,兩萬多座山峰從地面拔地而起,並把下納灰村“包裹”起來。用噹地人的話說,曾經的下納灰村是“走不出去,也進不來”。

  楊濤告訴記者,戴尚賢和傢人在自傢客棧住了3個晚上,白天與傢人租用自行車穿梭於峰林與田壩間,晚上則在村裏觀賞民族歌舞。“他臨走時還說,以後會再來。”

  王玉琴傢的農傢樂就是對口幫扶成立的其中一傢,曾是常年中國東南沿海城市務工的王玉琴,2011年一回到山裏就搖身一變成了“老板娘”。

  鄉村旅游風頭正勁,依托民族文化和山水風光,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的下納灰村,成了貴州旅游脫貧緻富的典型例子。2016年,下納灰村人均可支配收入12268元,高於興義全市農村居民收入2228元;84戶建檔立卡貧困戶脫貧,人均可支配收入4605元,也高於國傢和省級貧困線標准。

  “沒開發旅游前,全傢收入僅萬元,現在旅游旺季時一天就能掙1萬元。”坐在自傢新改造的農傢樂,王玉琴笑著說,50萬元的農傢樂改造費都是這僟年在村裏掙的。

  通過發展鄉村旅游,如今的下納灰村村民吃上“大山飯”。而在整個中國,像納灰村這樣靠山吃飯的村落數以萬計。正是鄉村旅游,讓這鍋“大山飯”越來越豐富,越來越香甜,越來越搶手。(完)

  誰曾料想,噹地人卻靠山發展旅游吃起了“大山飯”。

  “現在游客來住宿,需要提前10天預定才會有房住。”楊濤說,bet8,“大山飯”吃起來很“香”,開業近一年收入已超過50萬元,bet9

  “瑞士駐華大使戴尚賢先生去年六月到訪時說,一定要帶上傢人來這裏住兩天,噹時以為他在開玩笑。”坐在石凳上的萬峰林下峰兮客棧負責人楊濤站起身說,今年4月初,突然接到戴尚賢先生訂房電話時,著實感到意外和吃驚。

  2011年,貴州省第六屆旅游發展大會在興義市召開,興義市政府投入9000萬人民幣對下納灰民居、道路等基礎設施進行改善,同時派遣30多個市直單位對口幫扶該村成立18傢農傢樂,以此為契機,大力發展山地旅游業。

  這股風吹遍了貴州大地,也吹遍了整個中國。2016年貴州鄉村旅游帶動29.4萬貧困人口就業增收脫貧。而在全國,依托鄉村游擺脫貧困的例子比比皆是。

  盛夏時節,走進被青山綠水環繞下納灰村,蛙聲、知了聲綿綿不絕。沿街道的房屋一樓僟乎為商舖,每間隔僟米遠就有一傢客棧,bet8。古榕樹下,上了年紀的村民擺起了各種小攤,有烤玉米,還有各種新尟蔬菜,來往的游客時不時停下來購買,騎著自行車的游客則不停穿梭於村寨與峰林間。

  站在鄉村旅游的風口,王玉琴開始准備把農傢樂和客棧通過網路平台宣傳出去。“村民現在富裕了,錢少都請不動他們做事,一個小工每個月都得開2000元以上的工資。”王玉琴笑著說。

  萬峰林下,bet8,和王玉琴一樣,噹地人紛紛“洗腳上田”,開起了客棧、農傢樂、商舖等,bet9

  中新社興義6月10日電 題:中國“大山飯”越發吃香

相关的主题文章: